关闭

杀猪

2016-01-09 09:30:52  来源:台州日报   江有来
 

过去在台州农村有个习俗,农民们一年辛辛苦苦把猪养肥,等到将近过年把它杀掉。杀猪一般都在夜里进行,小时候父亲对我说晚上要杀猪,我听后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常年没有油水的肚子可以尝到猪肉了,难过的是用自己的双手喂养起来,和我们“朝夕相处”的猪马上就要离开我们了。

五更时,我听到猪声嘶力竭的嚎叫声马上起床,但我没敢站近看,只见杀猪师傅和他的助手麻利地将猪从猪栏里连推带拉地赶到天井中,并被众人按倒在杀猪凳上。杀猪匠一手拽着猪耳朵,另一只手拿下含在嘴里一把锋利的柳叶刀,往猪脖上狠狠地往里一捅,随着一声沉闷的尖叫,猪便浑身抽搐起来。师傅然后将刀抽出,猪血就喷涌到盆里,猪的嚎叫声由强变弱,最后没有了一点声响。放完猪血,杀猪匠又用柳叶尖刀,在猪蹄上割开一个三角口,用一根长2米、直径1.5厘米左右的铁棍即挺杖,从划开处往猪的身体里横捅竖捅前捅后地捅。各个部位都捅到后,便抽出挺杖,开始用嘴吹猪,即口对准划开的三角口,使劲向猪的体内吹气。

这时,杀猪匠的助手或旁边懂行的人,拿着挺杖或木棍,朝着猪的周身不断地拍打,使猪身上被捅过的地方贯通起来,猪的整个身体就慢慢鼓了起来。等猪的身体变得圆滚滚、胖乎乎,粗短的四肢也跟着翘起来的时候,停止吹气,将三角口用结实的绳子牢牢捆住。猪吹好后,众人一起把猪抬起,放进装有开水的大桶里,杀猪匠将猪在水里翻几个滚后,立即拿出瓦片状的刮刀开始刮毛。刮完毛后,接着开始开膛破肚,摘除板油和五脏六肺等下水,然后用铁钩子挂在房梁或木架上,进行更零碎的肉体分割。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如今农村生猪的屠宰加工,大都由专业的加工厂来完成。因此,传统的杀猪匠越来越少,只在边远山区还可见到他们的身影。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