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七旬老人叶显生的箍桶手艺

2016-01-26 15:09:0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诸葛晨晨

人物名片

叶显生,76岁,

椒江人

箍木桶匠,从业56年

匠人精神之台州老行当④

木桶生意只靠传统嫁妆维系,传统手艺后继无人

叶显生的木桶店默默地栖身于市井,它如同一匹老骥不知尽头地完成使命,又如一颗细沙,也许消逝也不为人所知。木桶店古旧,很容易被人忽略,唯循着坎坎剁木声。

如今塑料制品和不锈钢产品占据了日常消费大片市场,箍桶匠正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叶显生却显得淡然。

箍桶手艺由来已久,例如水桶、厨房用具、澡桶,旧时的生活用品基本都是木制品。因此箍桶匠在“五行八作”中占据重要地位。老手艺总是被烙上经久的印记。几片厚杉木料经过刨、削、钻、箍等步骤就能完成桶器。动作虽简单却颇为费时,但其使用年限达几十年,还保持滴水不漏状态。可见其对匠人技术、工艺的讲究。

叶显生大约是在19岁拜的师,之后就再没有走出细作箍桶的门槛。他跟着师傅一直在当地木器社工作,25岁自己独立出来,在椒江开了家木桶店,到现在,已经有45个年头。

“做这行太辛苦,平均下来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做桶器收入就光够赚饭钱。”他搓揉着因长年的劳作而不能正常外翻的大拇指,用低沉而又写着历史沧桑的声音说起他的事。

嫁妆仍有市场

叶显生的木桶店铺十分狭小,里面尽数堆放木桶成品以及制作原材料杉木板。昨天他在劈木料时,木屑飞溅进了眼睛,使得他双目红肿,加之店里光线欠佳,他倚在门口,专注地给木桶外表打磨,尽量使其光滑平整。

叶显生介绍,木匠其实可以细分为“方作”和“圆作”。箍桶匠因擅长圆形的木质生活用品,因此也被称为圆作木匠。过去传统婚礼新娘出嫁,娘家必须打造一整套木制家具。陪嫁品除了箱柜等大件头外,还有出自箍桶匠之手的圆作木件。

叶显生向记者展示这些“红妆”,包括迷你型的子孙桶、脚桶、托盘、花篮等。其中“子孙桶”即为马桶,蕴含着“多子多福”的祝福,还可以传给下一代。

这些桶器对比店铺其他桶器,多了手工雕花和彩漆装饰,制作也相对精致。叶显生告诉记者,其实这个习俗到现在还有保存。因太费人工,必须“限量”出售,整套价格约在千余元,但有需求就有市场。“市面上做这些的工匠本来就少。但凡一些结婚大日子,总是有人专门寻过来,提前预订一套。”

拼板上箍是箍桶匠的绝活

一个木桶制作需要经过拉料推刨、拼板上箍、钻眼拼接、打箍、沟槽上底板、打磨出细几步工序。一般制作按照自内而外的顺序。旧时木桶的使用年限长达几十年,因此在制作上,除了要求外表圆滑光洁,更重要的是每处木板边缝都必须紧实拼接,如浑然一体,才能防止木桶出现漏水。

叶显生手里拿着一把小小的竹钉,即竹销,告诉记者,木板间拼接并不借助胶水,而是靠这些竹销。“每块木板侧面都要钻孔,用竹销钉入孔中,紧密拼合相邻的木板,最后就能围成一个圆形的桶壁。”他补充,“同时还要仔细检查木板围合起来是否密合,否则一步纰漏都会导致木桶漏水。”

要做好箍桶的活计,箍桶匠除了常用的锤子、斧头、凿子等工具外,还包括内外圆刨、圆凿、刮刀等打磨工具。

比如,打造圆滑形态的桶壁表面,就需要借助各种刨具。“内圆刨主要用来打磨内壁。这是外圆刨,用来木板拼接缝隙打理平顺,也可以配合刮刀打理边沿。”叶显生叙叙说道,“这些工具已经跟随叶显生几十个年头,“上面的刨刀请铁匠手工打造的,我再自己制作、组装而成的。现在已经没有打铁匠了,机器做的铁器总是比不过人手打造的。”

木桶靠“箍”定型,如今铁丝已经代替了旧时的青竹篾,更能起到防止桶壁外扩的作用。一般木桶需要上头下底各打两道铁箍。叶显生技艺熟练,对照木桶两端直径大小,缠绕了几环的铁丝圈上桶,初步固定后再上箍细细敲打,直至铁圈贴合桶壁固定为止。但木桶形状各异。“如果底小口大的,要从底部起敲,如果酒桶形状的,就从两头上箍敲打。”叶显生解释同时向记者演示,伴随“梆梆……”有节奏的敲击声,桶器已经初步定型。

最后一步是在其桶底铲出一圈桶槽后,再架上事先做好木圆板,再经过进一步箍紧、打磨出细,上桐油等步骤后,一个严丝合缝的桶器才算完工。

3

“怀旧”,让木桶存在需求

叶显生告诉我们,过去家庭制作木桶种类多样,包括水桶、马桶、脸盆、澡盆、饭甑等一类器具。现在因市场需求少,如今他所制作的木桶种类有限。老行当就像温吞走路的老朽,已经不为多数群体接受。但却还是有些追寻传统的人,热衷老行当带来的经典与持久的使用感。

叶显生店里堆叠着各种规格的饭甑,它和传统木桶不同之处,就是底部是呈圆锥状的镂空竹蒸架。南方人偏爱大米为主食,作为炊具饭甑曾经必出现每家每户灶头。旧时家庭成员多,饭甑总是给人一种同食大锅饭的感觉。如今一些饭店,或是怀念用饭甑炊出米饭味道的“念旧者”,多是向老人预订制作饭甑的群体。同时近年木质泡澡桶带有保温持久、还有一定保健的作用,也渐渐受人关注,“有人带着亲戚专门从温岭过来,向我预订了五六个浴桶,每台价格千把块。”说起这个,老人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自豪。

在编饭甑架的时候,记者注意到,叶显生双手的大拇指已经外翻差不多成直角,他表示,这是长年掰硬物导致的。“做这行太辛苦。箍一个脚桶需要一天时间,大浴桶就要花上十来天,必然要有很大的耐心。我儿子不愿意接手我的家业,以前有人上门拜师,后来也渐渐转行了,现在椒江应该就只有我这一家了。”说这话时,叶显生只有无奈地摇头叹气。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