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乱弹剧团:因为自信,所以相信

2016-01-26 15:09:0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林 立

台州乱弹《戚继光》里的戚继光(右)

珍稀剧种的丰收年

台州乱弹剧团团长尚文波把当代戏曲分为三种:大剧种、珍稀剧种、濒危剧种。“大剧种自然是京剧、越剧、昆曲等剧,有剧团,有演出,有影响力。珍稀剧种呢,是有剧团,有特色有看点,但是影响力很小。濒危剧种是剧团都没了,只有零散的艺人还记着唱段,他们一走剧种就失传。”

在十年以前,尚文波看到的台州乱弹,是一个濒危剧种。在他接手剧团之后,和所有主创一起拼了十年,他觉得现在的台州乱弹是珍稀剧种了。“我们的影响力,正在渐渐加大。”

2015年11月10日《戚继光》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戏曲单元亮相后,全团幕前幕后人员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不管是上海观众、台州籍观众,还是专家,都对一个珍稀剧种,竟然排出了上百人阵容的大戏感到叹服。重要的是,大家觉得《戚继光》是有魅力的。

“从剧本创作到7月7日椒江首演,再到11月10日上海演出,我们用了三年的时间。我们自己知道,这是困难巨大、问题巨多的三年。但人家都说十年磨一戏,哪怕是大剧种出新戏,也得经历反复的修改、打磨。我们的三年,其实太仓促。”

然而,处于一个网络时代,哪怕是台州乱弹剧团这样的戏曲团体,似乎都无形中加快了创作的速度。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大型艺术节的时间,剧团的痛苦不仅是高速创作,更是高密度创作。

这当然是有代价的,《戚继光》的首演,尽管观众主要持肯定态度,但剧团成员知道尚有不足。之后,接连开的十几场研讨会中,来自观众、专家的意见也印证了主创们的担忧。

从2015年7月首演到今年元月,近7个月,《戚继光》继续着高密度的排练,对争议较多的部分进行修改,对所有能够升级提升的部分进行打磨。

《戚继光》在上海获得喝彩,紧接着要进军国家大剧院。“在上海演出后,专家、观众的肯定,让我们吃了定心丸。今年2月,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版本,基本和上海的一致。”

尚文波希望届时能请到很多在京台州人观看《戚继光》。“这次在首都演出,我们不仅是弘扬一个剧种,也是在弘扬‘台州’这个品牌!”

“在舞台上,我就是戚继光”

剧团的男一号朱峰是戏中戚继光的饰演者。从首演到今天,在不同剧院的舞台上,他演了三次“戚继光”。2月23日国家大剧院这场演出前,他将和剧团成员们在椒江再演出一次《戚继光》。

演出经验的增加,会让演员对角色的理解更深。让记者没想到的是,采访中朱峰说,7月7日首演之后,他不相信自己能演戚继光。

“当天演出后,我觉得所有人的表现,台前幕后,灯光、美术、乐团,都可以打100分,因为我们是从4月开始排练的,3个月就能完成那样的首演,大家都很出色了。可是我根本无法忍受自己首演的表现,太糟糕了。”

朱峰的问题是身心双方面的。

4月初排练,他的嗓子就有问题,排了3个月,吃了3个月中药。嗓子越不对劲,他越想唱出好音色,结果在首演后都没有恢复。心理上,朱峰面临着“行当转变、年龄心态转变”的困难。

舞台上的戚继光尽管和现实中的自己同样都是28岁,但因为角色是一个在前线领兵杀敌的将领,必须贴上胡须,演出介于小生与老生之间的青年状态,而朱峰此前的行当一直是无须的小生角色。每次排练都十分辛苦,越是在意自己是否能融入角色,他感觉自己离角色的精神世界越远。

在演出结束之后的两个月,朱峰不再排练,而是放下负担,专心调理嗓子,同时细读剧本、文献。放松到某一天,朱峰突然感受到了戏中戚将军的心态。

“他当年面临的同样是极大的心理挑战,但是该坚决时他坚决,该洒脱时他很洒脱。”

无意中,朱峰找到了演出的秘诀,而且和《戚继光》的编剧姜朝皋先生创作的立意相符。在一篇访谈中,姜先生说自己使角色可信的秘诀,是“从单纯的叙述战争中走出来,着力体现人物精神层面”。

找到感觉并放开去演后,朱峰的自信仍旧只有一半。直到某一天,朱峰等演员和尚文波去了一趟戚继光祠祭拜之后,偶遇老街的观众,来自观众的一句话让他真正自信了。

“大家也不认识我,因为舞台上的形象和平时不一样么,他们和尚团长说,这次戚继光不仅形象很对,唱得也很不错,比上次好很多。”

这一句话,让朱峰相信:“在舞台上,我就是戚继光!”

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演出后,朱峰对所有演员说:“今天的演出,有100分我打100分,有110分我就打110分。”

获得成绩之后,剧团仍旧在排练,国家大剧院对剧团所有成员来说,都是一个不容有失的舞台。

如今,也没人会为珍稀剧种的身份感到无措,因为自信,他们现在更懂得“自豪”是什么。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