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上郑圣堂:擎起两军会师革命大旗

2016-07-01 11:37:2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陈伟华

一张名片

上郑圣堂,地处黄岩西部山区,西邻仙居,南接永嘉。该地崇山峻岭,溪流湍急,不仅拥有景色秀丽的山水风光和历史悠久的人文景观,而且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是革命先辈艰辛开辟的一块红色土地。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共党组织和红十三军及浙南游击队,就在此地开展革命斗争。1948年4月7日,浙东台属“铁流”部队和浙南括苍支队在圣堂胜利会师。此后,两支部队并肩作战,壮大革命力量,拓展武装斗争新局面,促进浙东浙南两个游击根据地连成一片,推进了黄岩和台州解放的进程。

一张图景

“黄岩白搭”传播红色文化

 

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

郑英俊在纪念馆内作精彩讲解。

藏于群山之中的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像一本史书。这个建筑面积1596平方米的纪念馆,收集了各种历史图片300多张、文字资料3万多字、实物30多件。展出的内容分红色土地、圣堂会师、武装斗争、革命先烈和老区建设等11个部分,再现了两军会师的英雄场景。

“1948年4月7日,浙东台属部队与浙南括苍支队在圣堂会师,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两支部队除在政治上相互鼓励学习,更重要的是在军事上配合战斗,把浙东、浙南两个根据地联接起来,壮大了革命力量,激励了广大群众的斗志,推进了黄岩和台州解放的进程。当时,有许多青年要求参军,在圣堂村,台属部队就吸收了6名进步青年。其中一个只有8户人家的直坑麻狸来小自然村,就有5人入伍。而这些珍贵的史料,现都被我们收藏在纪念馆里。”黄岩区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吴彬说。

2006年6月3日,黄岩区在上郑乡农林村“圣堂会师”原址,建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于2008年4月16日开馆。

“柴爿花开杜鹃放,山花烂漫好风光。杭州来了王先生,黄岩溪人见太阳。太阳就是共产党,团结穷人指方向。冲破黑暗见曙光,历史写起新篇章。”这是纪念馆管理员郑英俊创作的“黄岩百搭”。

2011年年底,应上郑乡政府邀请,坑口村村民郑英俊在纪念馆建起工作室。近5年来,他一边处理着纪念馆的日常事务,一边传播“红色文化”。

一年到头,郑英俊吃住在这里。他把纸和笔放在床头,就算到了晚上休息,若有灵感闪现,他也会立刻拿起纸和笔一一写下来。

在郑英俊的床头,摆放着一大叠作品。“我从1993年开始业余文艺创作,每次写好稿子,我都会修改很多遍。一般情况下,两天能完成一件作品,而真正将它修改好到最后完工,需要一个星期左右。而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纪念馆的一些人和事。”郑英俊说。

在展厅陈列的众多烈士事迹中,黄岩县宁溪后街人王天祥是其中一个。1932年,王天祥在航校毕业,开始在航空第二中队当飞行员,后担任第八中队中队长。

1937年8月22日,王天祥奉命领队护航飞往上海炸敌阵地。当时他正患感冒,身体不适。但是,大敌当前,重任在肩的他二话没说,欣然接受了任务。他集合手下的飞行员,背上保险伞,驾机出发。谁知,这次行动有内奸告密,日军早有准备。当国军机群接近目标区时,许多敌机突然从高空云层里俯扑而来。国军机队遭到偷袭,猝不及防,很快乱了队形。王天祥临危不惧,一边指挥战斗,一边奋勇反击,接连击落两架敌机。此时,狡猾的敌人发现王天祥是护航机长,便集中火力向他攻击。王天祥虽有高超技术,但终因寡不敌众,飞机中弹,身负重伤,在跳伞后坠入海中。因流血过多,他不幸身亡,时年32岁。

“纪念馆内有红色讲堂,还有为大家表演的舞台。我们除了在这里排练和表演‘黄岩白搭’外,还经常拉队伍出去举行文艺演出。”郑英俊说,“黄岩白搭”又称黄岩方言顺口溜,具有幽默、诙谐和夸张等特色,有300多年的历史,2008年6月被列入第二批台州市非物质文化保护名录。他有一个梦想,希望把“红色文化”渗透到地方方言白搭中,让更多的市民一边聆听过去的英勇故事,一边感受地方文化的魅力。

一段往事

去纪念馆听过去的故事

在黄岩上郑乡农林村(即原来的圣堂村),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记者重温了这片土地的辉煌故事。

“圣堂会师马啾啾,还我山河四十秋。欲访陶朱勤作渡,五湖炯水洗穷愁。”这是原浙江省军区顾问(当年浙南括苍支队支队长)周丕振,在瞻仰了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后写下的七绝。现该墨宝被收藏馆内。而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和黄岩大瀑布景区,都被列入浙江省红色旅游景区。

一行行文字、一幅幅历史图片、一件件实物……在众多展品中,一件千疮百孔的黑色血衣,特别引人注目。它是烈士郑九朴当年穿的棉衣,现被陈列在玻璃橱窗内。

郑九朴是黄岩溪乡栗树坑村人,1948年由郑老万介绍入党,参加当地减租斗争,并为党做联络工作。同年秋被捕,他被敌人刺戳了90多刀,仍不屈服,最后壮烈牺牲。

橱窗里还陈列着大量的照片。“这是郑九院和儿子郑卿豪生前的照片,他们家在永嘉溪口桥头村。现在,郑九院的孙子还会经常来这里参观”讲解员郑英俊说。

郑九院从小长在山区,体格健壮,力大过人。他于1930年参加红十三军,历经多次战斗。1935年夏,溪口民团团总戴象帅去温州开会,回来必经龙河渡口。郑九院得知这一确凿情报,立即部署行动计划,决定在戴象帅返回路上打个伏击,把这条一贯反共、横行乡里和作恶多端的毒蛇除掉。一天,他带领滕友呈等几个战士,埋伏在龙河渡口屋里,一连等候数日,终于等来了这条毒蛇。这天,戴象帅坐着篼子,颤颤悠悠地来到渡口,当他刚想下篼过渡,郑九院等一跃而出,从背后一枪击毙这位团总。走在戴象帅前面的两个勤务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当场,他们缴获敌人手枪一支、驳壳枪二支和子弹数十发。

穿行在展厅内,史实回放到1948年3月11日。台属工委书记邵明率台属“铁流部队”开赴四明山,途径天台和新昌两县边界,遭到国民党天台县自卫大队袭击。台属“铁流部队”移驻新昌县儒岙镇附近时,又遭国民党新昌县自卫总队袭击。“铁流部队”冲出包围,越过回山,到达东阳尖山与天台岭上交界的梅枝岭头路廊。面对部队北上受阻的实际,台属工委重新部署行动方案。他们决定放弃去四明山的计划,改北上为南下,到黄岩西乡与浙南部队会合,以便加强联系,配合战斗,打开浙东与浙南的通道。

4月2日,台属工委书记兼“铁流”大队政委邵明率部30余人,从临海大雷山出发,翻越括苍山,于4月7日辗转到达黄岩西乡的圣堂村。同日,为了迎接浙东部队,浙南括苍支队第二中队政治指导员万文达,率领一个分队40余人,从仙居出发;副支队长徐寿考率领二中队另一分队,与括苍中心县委第三期青训班全体学员共80余人,从联岭乡决要村出发,先后于当天下午和傍晚到达圣堂村。浙南和浙东两支兄弟部队终于在圣堂村会师。8日晚,两支部队在圣堂村圣堂殿举行集会,庆祝浙南和浙东两支部队胜利会师。浙东、浙南两支部队的胜利会师,这标志着浙东和浙南两块游击区的走廊已经打通,极大地鼓舞了当地群众的斗志,对推进台州解放战争形势发展起了巨大作用。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