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颗衬料纽襻唤醒了一段800年前的爱情

2017-02-18 15:18:5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张良

莲花纱袍之纽襻

几片布头碎脑夹藏在赵伯澐广襦的宽袖中,经过考古人员的细心清洗,若干长条状丝织品和4颗纽襻呈现出来。

考古发现,这些长条状丝织品的材质为浅黄色素绢,它和赵伯澐穿着的,一件对襟衣服上的衣领衬料相一致;4颗纽襻的质地和颜色,也都和穿在最外面官服上的纽襻相仿。这两样东西,极有可能是衣服的耗材配料。

这个承载亲人拳拳心意的细节,差一点被当做剥离下来的棉絮垃圾给丢弃,幸亏细心的黄岩博物馆副馆长赵安如坚持仔细清洗,纽襻才得以保全。

这些极不起眼的衬料、纽襻,因考古发掘唤醒了800年尘封的爱意。

黄岩宋墓出土文物系列解读——

1

见证了一份沉重的爱

赵伯澐的墓葬算不上奢华,但却也殷实体面。76件丝织品以及投龙玉璧、水晶环佩、沉香等珍贵文物足见其家庭的富贵和他本人的风雅。崇尚佛道的宋代,虽然非常注重“事死如事生”的丧葬理念,但还不至于将居家琐碎的东西当作陪葬之物。衣服衬料和纽襻,这些无关葬俗的物件,让考古工作者感到了极大的迷茫。

通议大夫(相当正四品)的赵伯澐着官服风光大葬,除官帽、腰带、朝笏等标准配置外,家人为其准备了一年四季的服饰。这些服饰足以让往生者在另一个世界,体面而优雅地生活。可能平日关心赵伯澐起居的一位亲人,还是放心不下,遂将纽襻等物藏于即将永别之人的袖中,仿佛在为一个远足的旅人送行。也许,渺小如蚁,几近虚无的纽襻,蕴含着其他的深意?!

大悲大恸之后,爱恨别离被埋入地下、深藏心底。800年时光,算得上一二回沧海桑田的变迁,原本重山峻岭的何奥之原,变成了碧波浩淼的长潭湖岸。2016年5月3日的考古发掘,如同一次无声的邂逅,让我们见证了一份沉重的爱。

2

或是悠远的郎情妾意

赵伯澐的风雅、格调,可以通过他的服饰以及其收藏品而得以感知。至于他的情感世界,几颗纽襻能否还原出悠远的郎情妾意呢?

纽襻,又称“纽绊”“纽结”,指的是用布做的扣住纽扣的套。人们常常将纽子和纽襻合称为纽襻。最初,上古的先民在一次不经意间将线绳打了一个结,由“结绳记事”开始,慢慢演变成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文化符号——中国结。

爱与恨都是用来织网造结的,一个个纽结关系着别样的爱恨情仇。笔者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看到过一部影片中的一个情节,一对青年男女分别之际,女子用嘴将男友胸前的一颗纽襻咬了下来,留作纪念。少年时代,懵懵懂懂仅记下这么一个片段,其他情节及影片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倒是学习日文的儿子对我讲述了日本学生毕业时赠送纽扣的习俗。这,似乎能对那个“咬纽襻”的电影情节弥作诠释。相传只要女生在毕业那天,得到心仪的男生制服上,那最贴近心脏的第二颗扣子,就能得到他真心的爱。据说,这个风俗,起源于二战时期。男子在远赴战场前,担心自己一去不复返,特意扯下军服的第二颗纽扣,送给意中人当作临别纪念。日本电影《蔚蓝的天空》当中,真实演绎了相赠纽扣的这个习俗。

这么个小之又小的精微东西,赋之于体温的“暖意”、脉动的“心跳”,就将它概括成了一个定情之物。800年之前,赵伯澐衣袖中的纽襻,是否也具有了这样的功能?抑或,这个浪漫的习俗,原本就从南宋流传到了现在的?!伯澐缄默无语,零落的纽襻则像是一个个饱满的问号。

3 有情有义的“暖男”

赵伯澐,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暖男”。夫妻合葬墓中发现的一块墓志铭,可以解读他们深厚的夫妻感情,以及哀伤含悲的亡妻之痛。墓志铭为赵伯澐亲自所撰:“亡妻李氏,故朝散大夫浙东安抚司参议讳宗大之次女也……夫人是赖,此而可忘,孰致其哀!……”这些铭文直白情深,字字血泪。它与延续至今的《黄岩西桥赵氏宗谱》记载的,相关内容和时间高度吻合,甚至连李氏的生、卒、葬的年月日只字不差。李氏所生的三子均有一官半职,长子师迟为文林郎,次子师耕为进士,三子师宫为司理参军。

据赵氏后裔赵文喜提供给笔者的部分《宗谱》资料显示,赵伯澐还另有三个儿子,四子师乘(宣教郎)、五子师郢(监举)为郑氏所生;六子师冶为陈氏所生。子嗣功名荣禄,足以让赵伯澐感到光宗耀祖。而在《宗谱》中,郑氏和陈氏没有只字的介绍,而且他们母子都别葬于他处,没有传统中的聚族而葬,故而,郑氏、陈氏不同于正房原配的尊崇名分,该是偏房。按照常规推理,能够想到拿纽襻下葬的,应该是那个多情细心,年轻一点的偏房。虽然,古代没有摄影术为我们留下真实的影像,但中国人千百年血脉相连的宗谱,为我们描摹了文字的刻画,有了丰富的想象。百家姓氏的宗谱就是一部部氏族支脉的史书,它和文献一起组成我们的历史。

文辞感人的墓志铭中,赵伯澐叙述了原配李氏显赫的家庭背景,何年出生、婚嫁、生子等情况;说明了爱妻的死因和亡故时间;表扬了妻子的贤惠,以及表达了失去爱妻的哀伤。行文真切,情感真挚,可见夫妻平时感情之深。这篇墓志铭现代人读起来,似乎有那么些矫情,但在宋朝,这样的感情表露是被人们所欢迎的。笔者发现,就连大文豪苏东坡写给亡妻王氏的墓志铭,其口吻笔法与赵伯澐有惊人的契合,有些词汇竟然相同。 4 小小纽襻,柔情缱绻一个疙瘩似的“结”,起源于上古时代的结绳记事,《易·系辞》载:“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目契。”最早,绳结用作辅助记忆的工具,可以说,它是文字的前身。

古时,绳结应用到衣服上,系衣服多借助衣带打结之法。人们还喜欢用锦带编织成连环回文式的结,来表达相爱的情愫,并称之为“同心结”。

“结”在演变过程中,被赋予了各种情感愿望,渗透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纯粹的文化精髓,蕴含丰富的文化底蕴。“结”字也是一个表示力量、和谐的字眼,无论是结合、结交、结缘、团结、结果,还是结发夫妻,同心永结等,无不给人一种团圆、亲密、温馨的美好感受。

早在公元4000年前,居住在伊朗高原的波斯人,就已经用石块做成纽扣使用。但是,用丝绳及衣料做成的纽襻,与衣服浑然天成,那是中国所独有的。中国丝绸博物馆展出的,南宋江西省德安县周氏墓出土的,印金罗襟折枝花纹罗衫,就以盘扣系纽。据讲解员介绍,它是中国最早的织物纽襻实物。德安周氏墓葬入土为南宋咸淳十年(1274),而黄岩赵伯澐墓为南宋嘉定九年(1216)。故而,黄岩宋墓出土的纽襻,要比它的早了58年。自然,这个“中国最早之纽襻”当作改写。

纽襻,其历史贯穿于人类服装史始终,漫长的文化积淀使得它蕴含了独特的魅力和人文情怀。我们能否在纷繁复杂的历史中,寻找丝丝缕缕对当代精神的牵引,解开一个又一个历史的结,系上一个又一个今天的扣?

小小纽襻,至情至性,柔情缱绻。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