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东官河上有座桥,叫柔桥

2017-03-24 11:06:1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明达

俞樾像

东阮庙与众不同的酒仙神像

黄岩城区东官河上有座桥,她的名字就叫柔桥,村庄的名字也就叫柔桥。

清朝末年,此地出了个大才子王棻,他与俞曲园惺惺相惜,就把俞曲园吸引到东官河畔来了。

俞樾与王棻惺惺相惜

俞樾,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德清人。他是现代诗人俞平伯的曾祖父,章太炎、吴昌硕皆出其门下。俞樾以“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一诗博得阅卷官曾国藩的击节赞赏,和李鸿章同为清道光三十年进士。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千古流传,脍炙人口。现在的《枫桥夜泊》碑刻便是俞樾手书。

在俞樾的朋友圈中,有黄岩著名学者王棻。俞樾曾经为王棻父母写过祝寿诗和墓志铭,为王棻《六书古训》写过评论。王棻后裔迄今还保存着俞樾撰书的一副楹联手迹。王棻,字子庄,号耘轩。少时聪颖好学,师从黄岩学者姜文衡、李飞英学习经史。俞樾七十大寿时,王棻在东官河上柔桥作诗贺寿,其中有“高轩过我九峰时,琴堂随侍持酒卮”。俞樾给王棻母亲祝寿也说“子庄先生今经师,我于九峰得见之”。可见在黄岩两人相见甚欢。不管“九峰”是泛指,还是特指,他都在东官河温柔的怀里。东官河就是他们友谊的见证人。

阮籍在东官河畔

有两个“会客厅”

俞樾在阅读东官河的时候,东阮庙走进了他的世界:“王子庄孝廉,居黄岩之柔桥。其地有庙曰东阮,祀晋阮嗣宗,或曰即白龙山之神也”。

阮籍,字嗣宗,河南开封人,魏晋思想家、文学家,“竹林七贤”之一。曾任步兵校尉,人称阮步兵。与嵇康并称嵇阮。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的儿子。历史记载,阮籍有一项稀奇的本事,就是能为“青白眼”。遇到不喜欢的人,阮籍就只瞪出白眼球;遇上他尊敬赞赏的人,他才露出黑眼珠。

俞樾与东官河柔桥相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没有想到东阮庙只是阮籍的第二“会客厅”,在东官河上还有他的第一会客厅“昭应庙”。俞樾不晓得不稀奇,稀奇的是现在的当地人也不知道。原来前人也追星,竟请大明星阮步兵来做白龙山之神。岁月砥砺,大浪淘沙,神的名字被时间磨损了,被浪花咬残了,后人不知前人的初心,不知道请的就是阮籍,只依稀记得神阮姓,所以就叫他阮总帅。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好歹姓还在。对于神脸为什么这样红,后人就绞尽脑汁也猜不透个中奥妙了。以致编了个阮总帅掌牮巨石忍红脸的传说,还拿岱石尊王垫背。事实是我们只知道祖宗信鬼神,好淫祀,殊不知祖宗还喜谑,阮籍不是就好这一口吗?酒醉是常态,不醉才怪。那就让他喝个够,这就是阮籍陶醉的脸色。知道了真相,连我们也醉了,脸红了。

东阮被台州奉为白龙山之神

阮籍生前一定没有想到在锦绣江南会有他的神庙,更被奉为白龙山之神。俞樾邂逅东官河时,正是三十四名花会盛行,当其他寺庙都为花会推波助澜的时候,东阮庙特立独行,阮籍再一次上演他爱憎分明的“青白眼”传奇,值得一代翘楚俞樾为他立万。俞樾在笔记中记载:

道光甲午岁,黄岩县中盛行花会。好胜百姓像打了鸡血,一邑若狂。纳花会前都要求神拜佛,得到神示后再下注,往往有中者。所谓神仙都是巫婆神棍装神弄鬼,俗称“降童”,民间闲神野仙很多,据说小老爷最为灵异。他是观世音菩萨的弟弟。有人来问他,他必回身到里间,讲是问他的姐姐,即观世音后,过一会儿再出来回答。柔桥的小老爷在东阮庙显灵显圣。小老爷刚刚上壇,村民王广荣忽然从田洋头跑来,村民讲他东阮之神附身了,小老爷仓皇退壇。广荣传神语,责备父老招致邪神,亵渎灵场。他说自己能治病,因此,要求看病的人很多。广荣不管是在田洋做农活,还是在山上斫柴,或者在落市,只要庙中有人问毛病,点香默默祈祷,立马就到。他本来不识字,这时候却能开处方,并且诊断准确。有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的毛病,服神方而即愈者。因此香火日盛。当时,各村神庙也有看病的,但都以纳花会为主,即使赐方,也不灵验。独独东阮庙,无人再有胆来问花会。

我们尚未见到东官河有如此精彩的游记。不可否认,花会给当地社会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但人们因为俞樾的名头,黄岩被认为是花会的发源地,真正是“花史留名”。更有研究者认为它是六合彩等现代彩票的先驱。

作者手记

东官河边经魁多

俞樾与东官河的缘分源远流长,柔桥王棻之外,王舟瑶早先就读九峰书院,是王棻的学生,光绪十一年入读杭州诂经精舍为俞樾门生,光绪十五年中举。他的家就在东官河畔的后巷;陈洛东,光绪廿三年丁酉科举人。同年乡荐,曾任东官河畔清献书院的山长。1900年远道求教俞曲园先生於杭州诂经精舍,俾得经学之精进。

“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弹指间,俞樾去了远方,只留下诗与传说。东官河风情依旧,在想你的一千零一夜,涓涓长流,缅怀那美丽的邂逅,追忆那诗与传说。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