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辩证和合思维,化解浙江经济“成长的烦恼”

2017-04-21 10:39:39  来源:今日路桥   杨叶春

2003年习近平主政浙江时,浙江经济正遭遇“成长的烦恼”:正在生产的缺电,正在建设的缺钱,正在招商的缺地。面对产业升级的动力、企业发展的张力、要素制约和资源环境的压力,习近平运用辩证和合的思维,通过具体形象的“四个两”,既正视矛盾的冲突性,又重视矛盾的同一性,更注重矛盾协调的和合性,推动矛盾在和而不同中的对立消融,在动态平衡中“和实生物”,发掘破解浙江经济发展桎梏的新路径。

针对转型升级,习近平提出“两只鸟”:“凤凰涅槃”和“腾笼换鸟”。“凤凰涅槃”指的是以壮士断腕的勇气,通过创新驱动,以信息技术带动传统工业化的转型升级,努力变浙江制造为浙江创造,实现产业和企业的浴火重生、脱胎换骨。“腾笼换鸟”指的是先限制发展高消耗、低效益的落后制造项目,为浙江产业的高度化腾出发展空间;再通过“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引进低消耗、高效益的先进制造项目和高端服务业,弥补产业链的短板,主动推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最终通过“两只鸟”的务实兼融,和实生物,培育一只吃得少、产蛋多、飞得高的“俊鸟”。在习近平的大力倡导和亲历亲为下,浙江人对经济发展的理念有了质的更新:转型升级是主线,创新驱动是源泉,优秀人才是根本。经过10多年的探索与实践,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等一大批“俊鸟”脱颖而出,推动当今的浙江经济矗立在互联网时代的前沿,扶摇而上。

针对资源环境,习近平提出“两座山”:“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习近平踏遍浙江的千山万水,对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既有感性的认识又有理性的思考。从浙江的实践检验中,他认为这“两座山”既有矛盾对立,又可辩证统一。浙江人从最开始的一味索取资源,“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逐步认识到只有留得青山在,才能不怕没柴烧,因而“既要金山银山,又保绿水青山”;最后认识到“我们种的常青树就是摇钱树”,“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至此,“两座山”和合统一为“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在习近平大力倡导和亲力亲为下,“两山”理论如今已成为浙江群众和干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自觉行动。从“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的新农村建设到“三改一拆”“四边三化”“五水共治”,浙江人民经过10多年的探索与实践,合力谱写“美丽经济”的动人华章,共同印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朴素真理。

针对要素制约,习近平提出“两个浙江”:“立足浙江发展浙江”和“跳出浙江发展浙江”。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缺电少煤无油。习近平指出,浙江的资源禀赋逼迫我们,浙商的走南闯北启示我们:浙江要在新的起点上实现更快更好的发展,既需要立足浙江发展浙江,又必须跳出浙江发展浙江。前者指的是扎根浙江,依靠浙江人的勤劳智慧和默契的企业分工,塑造“小狗经济”下的低成本优势,占据广阔的市场。后者指的是发挥浙江人敢闯天下的优势,通过主动接轨大上海、参与西部大开发等方式,拓展发展空间,延伸产业链条。既开枝散叶,缓解浙江资源环境的压力;又创造条件,把原有劣势转化为后发优势。这两者紧密相连于一个“发展浙江”,和合共生于一个代表浙江广大干部群众创造精神、创新精神和开放精神的浙商。习近平指出:“我们既鼓励和支持浙商走出去发展,也支持在外浙商积极返回家乡,参与家乡建设,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更快更好的发展。”在习近平的大力倡导和亲历亲为下,浙江历届省委始终坚持浙商省外投资创业和回乡反哺发展相结合,把浙江人转化为取之不竭的资源,由自身注入的强劲动力,揭示在新常态下浙江经济探索蓝海征途中的人定胜天。

针对改革活力,习近平创新演绎了亚当斯密的“两只手”:市场无形之手和政府有形之手。他提出,浙江的活力之源在于具有先天市场属性的民营经济体制机制。然而民营经济转型升级的任重道远和推进艰难,使得他更注重“两只手”的合拍度,即政府推动和企业主动的和合共振,来实现转型升级力量的最大化。对此,他提出“三个尊重”:尊重价值规律,发挥市场之手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尊重契约精神,用法治的思维方式抓经济发展,实现社会高度诚信;尊重企业自主选择,政府不是一味给予特殊政策,而是创造一个可预期的环境,通过“松绑企业”,激发民营经济内生增长的活力,因为靠特殊政策活下来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在习近平的大力倡导和亲历亲为下,浙江各级党委政府坚持问题导向、需求导向、满意导向,聚焦企业难点痛点问题持续发力,经过10多年探索与实践,从“打造服务型政府”到“法治浙江”到“最多跑一次”,浙江始终奏响“自我革命”的时代最强音。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