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渐行渐远的台州老行当

2017-04-22 09:06:1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江有来

台州档案

代写书信

写信对于有文化的人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而对于不识字的人想写封信把身边发生的事情告诉远方的亲戚朋友,却比登天还难。我国过去文化普及率低,有的人不识字不会写信,因此不得不求助于他人,于是专门代人写信的行当应时而生,这个行当就叫代写书信。

过去,我们台州也和全国各地一样,都有代写书信的老行当。他们的摊点一般都是摆在邮局门前或集贸市场、繁华大街等处。我所在的黄岩县城,他们的摊点放在繁华的青年路邮局斜对面闹中处静的翻簧厂弄堂口。二三个代写书信者坐在那里,每人面前都放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摆着铜墨盒,笔筒里插几支毛笔和钢笔,还有信封信笺等书写工具,桌边立着一块小硬纸牌,上书“代写书信”四个字。戴着老花镜的老先生端坐在凳子上,闲暇时看书静候主顾前来,忙时帮人写信。他们也会替人代写申请、请柬、诉状、遗嘱、感谢信、上栋梁和喜事的对联及填写汇款单、包裹单等。

过去写信时,顾客首先在桌前坐好先把写信内容一一细述,代笔先生听了心中有数后,开始用毛笔或老旧的钢笔在信纸上书写。写完后他们把信的全文读给顾客听,顾客听后如觉得有遗漏的内容,代笔先生给他逐一加上,等到顾客满意了才算完成了代写书信的任务。那时也有顾客不识字,拿家人的来信前来讨教,代写书信者便耐心读讲一番,然后帮顾客把回信写好。

因为信是涉及个人的隐私,代写书信时说话要悄悄地,代笔先生不能将写信内容给人家看,所以你看到那些坐在书信摊位上的老先生,从来不高声诵读写信的内容。那年头经济不发达,代写书信这行当生意小收益少,代写书信者只能勉强糊口。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电脑普及,人们只要通过网络就可以方便联系了,就如手机不但能直接对话,还可以通过视频直接面对面沟通。

时过境迁,如今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几乎将笔墨纸砚的写信方式淘汰,代写书信这门老行当终于无可奈何地从人们视野中基本消失。

绱鞋匠

绱鞋匠是专门为顾客绱鞋的匠人,它与现在的修鞋匠不同,前者主要是将鞋帮和鞋底连合起来,而后者则是对穿坏的鞋进行修补。过去我们台州绱鞋店比较多,城里一般都开在小街小巷,农村小集镇上多为露天地摊。

鞋是每个人不可一日或缺的物件,以前人们所穿的鞋还是以家庭自做的布鞋为主。那时的农家妇女也几乎人人都会用废布碎纳鞋底做鞋面,也会绱普通的鞋,但为了穿着稍微考究点,通常都会请专业的鞋匠绱。

绱鞋店一般门面不大,店堂里摆放着绱鞋用的鞋楦、榔头、锥子和棉线,地上放着小凳以及绱鞋用的铁支架,铁支架的顶端紧连着一块鞋底形的铁板。墙上还挂着一些已经绱好的鞋和待绱的鞋帮、鞋底。

鞋楦是绱鞋活必备的主要工具,鞋楦是用木头制成,形状像人的脚体被分成了几截。绱鞋时借助木楦绱出的鞋就有形且结实。绱鞋分“正绱”“反绱”两种,“正绱”时,将鞋帮正面朝外,包在鞋楦上,将鞋底用小钉钉在鞋楦上,再用粗线将鞋帮与鞋底缝到一起。讲究一点的鞋都是“反绱”,反绱时先把鞋底用小钉反钉在鞋楦上,再把鞋面打湿,反包在鞋楦上。绱鞋时,先用锥子将鞋底和鞋面锥上小洞,再用针线把鞋绳穿过去扎紧。一只鞋绱好了启出钉子拔出鞋楦,但这时鞋是反的,还得要翻鞋。鞋匠就把整只鞋泡到水盆里,待鞋吃透水分变软时,就从鞋跟开始一点点慢慢地用力地翻转。最要紧的技术是翻鞋尖,既不能损坏了鞋又要把鞋翻好。等两只鞋都绱完了,把前后两半截的鞋楦放进被浸湿的鞋面,再在两个鞋楦中间加进“木楔子”支撑定型,用锤子轻敲使鞋楦前后紧紧地把鞋给“撑”起来,这样一双布鞋就算初步绱好,但绱鞋的整个工序还没有最后完成,用木楦撑好的鞋要等一星期左右完全干燥后才可以拿出鞋楦。在顾客取鞋前,鞋匠还要挖上一点“白膏子”小心地抹在鞋底边缘美化一番,这时的鞋黑面白底很好看,到此为止绱鞋的整个工序才算完成。

改革开放后,人们口袋里的钱逐渐多了起来,另一方面也由于制鞋业迅速发展,现今经济实惠的中低档商品鞋充斥市场,皮鞋、运动鞋普遍代替了布鞋。因此,绱鞋匠作为流传了几千年的一个老行当也渐渐从人们的视野里消逝了。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