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和合圣地”的两个文化思考

2017-05-12 09:52:1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杨文杰

和合公园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举“文化自信”旗帜,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和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

文化自信呼应了时代的需求,不仅有利于增强中国道路的文化底蕴,而且有利于夯实中国的文化根基,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实现中国梦必须要坚定文化自信,必须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精气神。当下台州市委市政府大力倡导的“和合文化”,就是此精气神的典型代表。

自2016年8月提出把台州建设成“山海水城、和合圣地、制造之都”以来,台州市委市政府与相关人士对此展开了热烈和富有成效的讨论与研究,“和合文化”的内涵与价值、“和合二圣”的事迹与思想均有详细的论述。笔者以为,台州打造“和合圣地”,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首先要准确回答并清晰界定“和合圣地”的内涵;其次要解决“和合圣地”的唯一性问题,因为不具备唯一性就配不上“圣地”称号。只有解决好这两个问题,才能更好地提出建设“和合圣地”的具体路径和方法。

“和合圣地”的准确内涵

不知何时起,“台州是和合文化的发祥地或主要发祥地”这一表述频频出现在媒体上,台州人以此为傲,然则此表述是待商榷的。“发祥地”,原指帝王祖先兴起的地方,后指民族、文化等的最早发源地,如黄河流域是中华文化的发祥地。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和合文化”在理论上已处于成熟期,当下解释和合文化内涵的理论根据都来自于这个轴心时代的思想,比如《论语》中的“礼之用,和为贵”“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道德经》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知和曰常,知常曰明”“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国语》中的“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等等。故和合文化的主要发祥地是黄河流域。

那么,何为“和合圣地”呢?顾名思义,“和合圣地”就是“和合二圣”长期居住的地方,这是最直观的也是最无争议的解释。据文献与寒山子诗集记载,唐代诗僧寒山隐居天台山长达70多年,与当时国清寺高僧拾得结为挚友,两人与世无争,一言一行深谙和合精神。

明代中叶,寒山、拾得被民间奉为“和合二仙”,成为和合文化在民间的信仰对象。清雍正十一年(1733),清皇朝敕封寒山为妙觉普度和圣寒山大士,拾得为圆觉慈度合圣拾得大士,即“和合二圣”。为何选择寒山拾得为和合二圣呢?除了顺应民意外,还因为雍正大力提倡“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而寒山、拾得在当时恰恰属于横跨儒释道的“三栖明星”,深得儒释道三家的认可。儒家认为他们是诗人,因为他们留下了六百多首诗歌,佛家认为他们是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转世,道家认为他们是下八仙中的二仙。

除了是和合二圣的居住地外,台州“和合圣地”还有一层内涵,即台州是践行中华和合文化的核心地区。在雅文化层面,儒道释向来被认为是中国文化的总体构架,但一般有各自的地盘和根据地,在一个区域里“三峰并峙”,并不多见,而台州恰恰是儒释道三家共时共地共存,和谐相处。三教并立的最大好处,没有门户之见,也没有思想禁锢和负担,人的思维充满了活性元素。当智者大师被晋王杨广赐封、司马承祯受到唐玄宗召见的时候,台州人并不觉得这是媚上和世俗,同样,当郑虔被贬台州时,台州人也不觉得这是失势和落魄,反而尊他为台州文教之祖。

在台州文化史上,到处演绎并实践着由儒入道、出道入禅、禅道双融的三教和合的生动局面。早期的台州道学就主张儒道和合,葛玄认为尽管儒道的义理深度不一,但是,对于提高人的修养来说,两者不可或缺,它们的最终作用都是教化大众。天台宗的“止观并重,定慧双修”,融禅宗南北派思想于一体,对朱熹理学思想产生了深刻影响。

在俗文化层面,台州也处处践行和合思想。我们不难发现,遍布台州乡村里的各类大小庙宇中,儒释道三家神明共处一屋,共享香火。台州的很多名小吃也蕴含着丰富的和合文化思想,如食饼筒,面皮中藏着各种不同的食材,可能每一样食材单独拿出来不是特别美味,但是它们混合在一起却变成难得的美食,这正符合“和”文化最本源的思想。台州的“糊头羹”又叫“和头羹”,也明显蕴含着和合文化。

“和合圣地”的唯一性

明清以来,谈起“和合圣地”,绝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苏州的寒山寺。寒山寺因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而家喻户晓,加上寒山寺管理者多年来的刻意宣传,这一错误观点流传更加广泛。

从去年开始,因为台州市委市政府的高瞻远瞩和对台州城市的正确定位,这种情况发生了急剧改变。“台州是和合文化的三大发源地之一”观点被收入由国家行政学院主编的《和合之道》一书里。

当下,台州作为“和合二圣的祖庭”和“和合圣地”的观点被海内外越来越多的人士所了解与认可。祖庭是指祖师常住、弘法或归葬的所在;圣地,对宗教徒来说,是指与教主生平事迹有重大关系的地方。寒山、拾得长期在天台山居住、弘法,并葬于此,生平事迹与天台山息息相关。说台州是“和合圣地”或“和合祖庭”,名副其实。

那么,寒山有没有到过苏州的寒山寺呢?事实是,寒山从未到过。首先,唐代苏州地方史志从未记载寒山驻足寒山寺,唐代苏州也没有寒山寺;北宋苏州地方志也无寒山寺记载。其次,苏州“枫桥”在唐代实为“封桥”。北宋名相王珪于1057年因在石碑书写《枫桥夜泊》,后人才改封桥为枫桥。宋人在诗文中有提到枫桥寺,但未出现过寒山寺。南宋范成大的《吴郡志》卷33载:“普明禅院,即枫桥寺。在吴县西十里,旧妙利普明塔院也。”

回到张继的名作,原名也不叫《枫桥夜泊》,而是《夜泊松江》。张继同代人高仲武于公元780年编《中兴间气集》,收张继诗3首,其中就包括这首《夜泊松江》。南宋龚明之《中吴纪闻》认为:“江枫渔火对愁眠”应该为“江村渔火对愁眠”,那一晚张继的船应该停泊在松江的野外而不是封桥边。晚清学者俞樾和光绪年间江苏巡抚陈夔龙也都认为是“江村渔火”。现在伫立在寒山寺的号称华夏第一诗碑的《枫桥夜泊》大石碑就是俞樾题写的。石碑反面,俞樾特别指出“江枫渔火”应为“江村渔火”。因此,原诗与枫桥、枫叶没有丝毫关系。

在唐代,寒山寺在诗歌中常常不是特指某一寺庙。现存全唐诗中共有三首诗歌出现“寒山寺”,分别为韦应物《寄恒璨》、刘言史《送僧归山》和僧皎然《闻钟》,此三首诗中的寒山寺均指野外荒山上的寺庙,而非实指。

事实上,因寒山到过该寺而改名寒山寺的观点,是明初姚广孝在《寒山寺重兴记》中首先提出来的。但他在记中颠倒时空关系,漏洞百出,可信度不高。

放眼全国,台州作为“和合二圣的祖庭”和“和合圣地”,是当之无愧的。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