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东官河畔有两家古代名书院

2017-05-13 09:45:2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明达

东瓯书院

东官河之水由西向东夜以继日奔向东海,在汇头金一转弯,又继续前行,就“遇见”了不远处的椒江东山中心小学。

该校前身是著名的东瓯书院。

东瓯书院与清献书院是东官河畔两家著名的古代书院。清献书院处于东官河的开端,而东瓯书院则位于椒江东山头,它在穿越东山、西山之间的走廊上与东官河相伴相守,恰如为东官河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东官河流水潺潺,陪伴着书院悦耳的读书声前去与南官河会聚,两条河把永宁山紧紧合抱在怀中……

东瓯书院取名于朱熹诗句

东山书院建于清代咸丰八年(1858),同治年间改名为东瓯书院,其用意为借朱熹诗句“道学传千古,东瓯说二徐”,以纪念宋徐中行、徐庭筠父子。书院占地近两亩,传统建筑风格,主楼以歇山顶形式建造,外筑高墙,进入台门后经石板甬道,通向大厅。院内有两层楼阁三间,楼上现为学校教师办公室,另东西厢房各建有三间平房。甬道两旁植有花草苗木。东西学舍前辟花园,园墙开月洞门,东门额“图书府”,西门额“翰墨林”,这两个题额典出唐张说诗句“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西学舍尚接一小花厅,前厅花坛鉴塘。东瓯书院曾与路桥文达书院合办,改称筠美学堂。书院的院长、主讲,一等一都是牛人。书院先后聘请二甲进士王咏霓、杨晨,举人周涧泉等主持讲学,使之形成了独具山海特色的耕读文化,远近学子趋之若鹜。

书院读书郎,抱得美人归

清同治初年,书院聘请集外交官、诗人、教育家、书法家于一身的王咏霓任首任山长。王咏霓为同治、光绪两代帝师翁同龢之门人,兆桥人。周涧泉,生于斯长于斯,书院培养他成才,他又感恩反哺,在书院工作八年,他留下的一册同学录,使我们了解了他投身教育的更多经历。

那时的同学录叫“友仁录”,还分卷。周宪文,也是东山“土著”,早年毕业于东山小学。1928年,入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攻读经济学。周宪文毕生勤于著述,著作等身,被台湾学术界誉为“台湾经济史的拓荒者”。这里再说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有人曾经在此听信皇帝的话,实现了自己的小目标。宋太宗曾作诗鼓励读书: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愁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太平县(今温岭)的孔广德就是这样的幸运儿,他在东瓯书院读书,抱得美人归,把书院捐建人之一周祥麟的女儿娶走了,后成为光绪癸卯科中式第六名优贡。他们都是东瓯书院的骄傲。

齐贤堂之名取自论语

书院中堂辟有“齐贤堂”,堂名取自孔子论语中的“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以先贤为榜样,激励后学。孔子被人们奉为人文始祖,“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话可能有“吐槽”的人,但笔者要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点赞!当今社会不是也强调“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吗?书院是古代文化的摇篮,读书学习给人们插上了隐形的翅膀,帮助学人飞黄腾达。且听听颜真卿老爷子的忠告: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所谓“上善若水”,今天,东山中心小学的学子们秉承了东瓯书院的优良传统,他(她)们就像这条千年奔流不息的东官河一样,勤学不辍……

古人讲究“为富要仁”

东山头是东官河孕育的一个魅力小镇,东瓯书院的捐建者就是依托小镇发家致富回报社会的,是东山书院的经济支柱。

东山头街始建于宋朝,《光绪黄岩县志》载:“东山头市,在县东三十里”。每逢农历一、六“市日”,人头攒动,挨挨挤挤,颇称繁荣。镇上有五条街,最具江南特色的是河岸的半边街,一边是林立的商铺,一边临河,河埠头泊满从箬横、新河等地来赶集的大大小小的客货船,可与清明上河图中的场景媲美。河道至今仍为经济繁荣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驻足半边街,时有沙船穿梭河面,渐行渐远的船只依稀仿佛少女缥缈飞天。闲日无风,闲云漫不经心的伸着懒腰,小河水天一色,半边街的倒影,像油画一样安静,偶有一缕轻风叩访,吹皱河水,微波荡漾,宛如柳毅传书独步龙王宫阙,恰似海市蜃楼,令人陶醉。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