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路桥横街古迹寻访:不曾消失的老街

2017-05-13 09:46:4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剑

位于街中心的供销社大楼,门头上标有“一九八八”字样,代表建筑年份。

原横街人民公社大院台门

当街井位于洋屿街下街

临河的青龙宫建于清代

标有红五角星的旧礼堂

路桥横街,顾名思义是横着的街。

大约是1975年,我坐汽车(那时叫长途汽车)到金清,经过横街,看到碎石子铺成的马路两边建有数间砖木结构的房子。

有一回,我步行从路桥军用机场去横街,当时不是为了看老街,而是为了一睹装雷达的山,现在知道此山叫凤凰山。传说雷达可是个神器,如果谁收听了敌台,都会被它发现。记得儿时的我收听东方红收音机,把调音器拧到某个带有杂音的频道,传来女播音员软绵绵的声音,连忙关了,头皮一阵发麻,生怕被人当场逮住。凤凰山上的雷达成了我的一个偶像,我带着有如朝圣一般的神情。

改革开放不久,横街人印饭菜票,挖了第一桶金,让在县城的我很是“眼红”,如今这里成了发达的一个印刷之乡。

鸡年前夕,我来到一别数十年的横街,从而开启古迹探访之旅——

准确地说,有关“横街”地名来自万历《黄岩县志》记载,此地原本有一座黄街山,镇以山得名,应叫做“黄街”。台州人说话“黄横近音”,且把“黄”说成了“横”,干脆来个约定俗成:黄街成横街。

横街镇为台州南部平原腹地,东临蓬街镇,南界金清镇,西连新桥镇,北依路桥机场。

这次,我重游横街老街,发现老街被缩成约百米长的“迷你小街”,它变得如此短小了,原来是被四周的新街“环抱”了。虽然如此,这么小的格局仍保留供销社大楼、老邮电局、横街人民公社等上世纪中叶的老建筑,老街虽“袖珍”,也有曲折相交的巷闾,沿街大多两层砖木结构的老屋。老横街成了旧地标。

然而,散落在周边的古迹犹如一颗颗明亮的珍珠——

凤凰山顶建有抗日名将陈安宝烈士陵园,由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上将亲笔书写的墓碑。这里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代抗日名将的功绩永驻后人心中。

山下东北角的海神庙,又称树下庙,建于明代,始建年代不详。两边厢房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8)扩建,大殿曾于嘉庆元年(1796年)重修。海神庙跟滨海的讨海人信仰有关。

唐代古刹慈德寺位于下陶村,经历了千年兴废,始建于唐中和二年,原名善德寺,宋治平三年改为慈德寺,1986年重建殿宇十三间。寺内的石亭在光绪年间重修过。

位于杨桥村的龙泉宫,临于一衣带水间,水即青龙浦,绵长的水道通向蓬街转入金清港。龙泉宫始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坐北朝南。山门前有路廊、茶亭,廊下存木、石长凳4条。山门后存九脊戏台一座,四石柱刻有清乾隆进士戚学标撰草书楹联:“非幻非真只要留心大结局,或今或古谁知着眼好排场。”楷书联:“龙笛间鸾笙和平静听,泉光共山翠点缀歌筵。”两厢吊楼和二进大殿为观众厅。

上林村那栋明朝老四合院,前有一堵长长的粉白墙,门头上标有“文化礼堂”字样。

我徜徉在洋屿老街上,离街口数十米见有做馒头方糕的店铺。洋屿原为公社(相当于小乡)级建制,此地与路南街道、新桥交界。在下街二区,当街筑有一口古井,名叫漩井,建于宋代。石砌的井沿高近一尺,给按上井盖。据史料记载,井壁以块石砌成,内径0.6米,外径0.76米。井内有沙石淤塞,尚深4.2米。泉井街以此井命名,其所在地也叫泉井村;泉井村另有清代蔡家洋狮额,高0.4米、宽1.03米。以石浮雕三狮戏球图,图中雄狮位前,口含镂雕石珠,右足踩绣球,小狮急奔雄狮腹下,母狮随后紧追。造型独特,画面生动,雕工粗掘,线条简洁流畅。离狮额10米处亦存一石质狮首望柱。

此外,湖头村拢岙口还留存天赐湖沉船遗址。此地北靠凤凰山,东邻沙山,南为阻浪山,西北是沙堤岗,湖面遗址约6.2万平方米,是当年海船避风的港湾。清光绪《黄岩县志》载:“天赐其湖,不假浚凿。”民国时期曾有船桅露出湖面,可谓是沧海桑田,曾有成迭唐代青瓷碗出土。

横街还留有戏亭,位于下云村云墩庙内,于光绪丁亥年(1889)重建,台面 5.8米见方,前亭柱石刻楷书楹联“劝善惩淫皆本春秋至道,描忠写孝无非风雅遗音”。字体秀丽,雕刻线条流畅。亭顶建筑为近代整修。存大殿单檐歇山顶七楹,明间抬梁结构,前金柱与檐柱间为通廊。两厢吊楼为近代建筑……

正是这些旧景物,成为今天的“时空碎片”,每一片都有历史故事。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