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从南宋延续至今的治水故事

2017-06-10 18:18:1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寺前桥

朱熹塑像

垂钓的最佳去处。每到深秋,江水稍平,是鱼儿最易上钩的季节,寺前桥周围垂钓者众,他们大多斩获多多,满载而归。

五水共治,今谱治水新曲

在社会发展,工业兴起,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又给人类生存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曾几何时,各家的化粪池和牲畜场里的粪便,直接排进河里,工业废料和生活垃圾也抛入了河道。此时,全镇179条支河,成为黑臭河和垃圾河。由于各条河道污水的排入,造成寺前桥港浊浪滚滚,臭气冲天,群众健康受到严重威胁。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3年初,浙江省委、省政府以“重整山河”的雄心和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响“五水共治”攻坚战。新河镇政府拨出巨款,开展“三改一拆”、截污纳管、疏浚河道、清理淤泥行动;同时建立“河长制”、河道保洁队、污水处理厂等河道保洁长效管理机制,并以治水为突破口,打好经济转型升级“组合拳”;此外,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在大港两岸修堤坝,栽花木,立雕塑,建游步道,筑观江台,造水埠头,设靠背椅等。此举在荡涤污水,江水转清的同时,既扩投资,又促转型;既优环境,更惠民生。

水清清,港河回到旧时景

苏东坡《望江南》“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五水共治”在全员发动,剿灭劣Ⅴ类水并全民参与监督下,经四年奋战的今天,寺前桥港又回到了“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的旧时景色。

看今朝,大港岸边,桃红柳绿,百花争艳;漫步道上,摩肩接踵,游人如织。航船,穿梭于江中;白鹭,翱翔于水上。垂钓者,江畔神定气清;浣衣女,水埠谈笑风生。观光台上远眺,“乱花渐欲迷人眼”;绿堤坝上闲步,“绿杨阴里白沙堤”。

渡南头港“裁弯取直”,江水一泻千里;新新大桥加长延伸,车辆川流不息。老桥畔,江上新建廊桥,似长虹卧波;江岸修筑步道,若绿毯铺地……

虽然,大港的水质目前尚未达到可饮用标准,剿劣工作还任重道远。但一幅华丽的“江南水墨”,已向人们展现。

这真是:尧天舜日岁月稠,五水共治山河秀。

万家圆梦歌盛世,一江清水向东流。

章文定 文/图

朱熹治水,百姓为他建馆塑像

宋淳熙八年(1181),朱文公提举浙东茶盐常平使者时巡察境地,了解灾情民情。翌年九月到台州。此时,台州旱、涝严重,朱熹来黄岩南部(当时太平隶属黄岩)察查水利,宿下蒋(今新河下蒋北门陶),与陶姓老人商讨兴修水利造闸之事。其后,朱曾专折上奏朝庭,称“……臣窃惟水利修则黄岩可无水旱之灾,黄岩熟则台州无饥馑之苦……”

淳熙十年(1183)重阳节,已解印的朱熹再到新河,部署造闸排涝事宜,夜宿闸头洪亭长家,并撰题壁二诗:“才到重阳气便高,雁声天地总寥寥。客怀今夜不能寐,风细月明江自潮”。“解印归来叹寂寥,黄花难觅旧根苗。只缘三径荒凉后,移向洪家不姓陶”。朱熹当年兴建的金清、迂浦、长浦、鲍步、蛟龙、陡门六闸和增修的黄望(下卢闸)、周洋(北闸)、永丰(麻糍闸)三闸,为历代金清水系的顺畅和昔日寺前大港良好的水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朱熹建闸造福桑梓,感恩戴德的六闸村民,曾建朱文公祠祭祀。近年,该村在朱熹当年投宿的洪亭长故居兴建一座朱子家礼馆,馆内立朱熹塑像,并载其治水功绩,以作永久纪念。

六闸村文化礼堂西侧,建有范仲淹纪念馆。范公者,人们知其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人,却不知其为水利专家。据前辈传,当年此地濒海,水患频发,多次修筑堤坝将成,即被狂风恶浪摧毁,主事者祭范公像,海始晏而大坝合龙。故人们奉范公为海神,现建纪念馆以求保佑平安。

水路四通八达,戴复古吟《望江南》

“门外路,咫尺是湖阴。万柳堤边行处乐,百花洲上醉时吟,不负一生心”。吟一曲戴复古的《望江南》,怀着悠悠乡愁,倘佯芦风摇曳的江边,勾起了对大港往昔的美好记忆。

记忆中,寺前桥港的水清净甜润,可用来饮用、洗涤和灌溉。那时,水路交通四通八达,寺前桥汽船埠头汽笛声声,是当时温黄平原水路的交通枢纽。南来北往的小货轮,可达城关、泽国、路桥、海门、金清等地。

每逢盛夏,寺前桥港又是游泳爱好者的乐园。他们在汽船埠头附近泅渡,蛙泳、蝶泳、仰泳、潜泳,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