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三届”的高考记忆

2017-06-18 13:45:1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燕子

我是当年“老三届”(指1966年-1971年高中毕业生)中的一员。作为1977年的考生,我们这些“老三届”在经历了十多年文革的风雨洗礼,耽误了一段青春时光之后,面对延迟了十一年的高考,尝到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滋味。

报名

1977年的初秋,《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恢复高校招生考试的通知,神州大地上1966-1977十一年的高中毕业生如沐春雨,只要还有报考资格的人都“蠢蠢欲动”。但是当年对于“老三届”的报名参加考试,许多地方都加设了各种限制。

我去黄岩(当时椒江属于黄岩)报名,办事人员让我拿论文来,说“老三届”要凭发表的论文才有资格报名。在那个年代,且不说我下乡之后做工、务农、当个体裁缝……与“文化”搭边的仅是当过三年小学民办教师,不可能写出什么学术论文来,就是那些潜心搞研究的人,也没有地方发表学术论文——那可是“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东西呀!听说临海给“老三届”加设了年龄门槛:1947年7月1日以后出生的可以报名,而我们六六届高中毕业生不仅有1947年上半年出生的,还有1946年下半年出生的(这是小学入学年龄划分段)。仙居等县根据派性划分,将划为“造反派”的考生编外……这些门槛在1978年高校招生时已经下降或拆除。

幸好有人上诉。在1977年11月初试(考生太多,浙江采用了初试和复试,先淘汰了一批)结束后,省革委会下达通知,让没有参加初试的“老三届”直接进入复试。

高复

为了应对1977年的高考,许多有实力的高中都为参加复试的考生办起了复习班,复习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可谓高复史上时间最短的复习班了。我参加海门中学(现台州市第一中学,我的工作学校)的复习班,记得收费是每人0.8元(印刷费用),但每人还要交一些16K(或8K)的纸,因为纸张紧张,学校拿不出印讲义的纸,据说当年高考试卷用纸,也是动用了印毛选的纸。因此后来发下来的讲义纸张五花八门:各单位的信笺纸都有,大小、厚薄不一,颜色五彩缤纷,幸亏当时是手工刻蜡纸用油墨印刷的,这种讲义若能保存下来,肯定是“文物”了。

要在一个月中完成高中复习是很难很难的,而且学生年龄、学习基础差异很大,又没有考试大纲,我都无法想象当初的老师是怎样备课的,海门中学给我们安排的高复老师都是当年的学科权威:语文马茂森,数学曹云国,物理梁泰然,化学叶平江,政治陈乐和。

课上得很快、容量很大,大家都像装口袋那样往头脑中装知识。我因为没有初试资格,前期都没有复习,所以留下的复习时间就只有一个月了,我分析了自己的原有基础:语文、数学、化学是我高中的强项,物理较弱。所以我把复习策略定为:语文、数学、化学主要靠上课听,课外语文不花时间,数学、化学每天抽几个题目做,政治要记要背争取拿点分,物理需要全面复习。没想到高考时把物理考出高分了,得了48分(满分50分),连没学过的三相交流电题目、也凭着数学知识一知半解地做对了。

在海门中学读高复班的一个月里,我认识了一些新同学,至今还有联系。

录取

在当年的通信条件下,一些大事都会用张榜公布方式告诉民众,大家口口相传,老椒江贴红榜的地方是工会的墙上,就是十字马路附近。

记得当时我还在工厂上班,有个工友外出买东西回来,高声嚷嚷说我被大学录取了,我有点不相信,他说,“你自己到十字马路去看”。我马上放下手头活跑去,一路上碰到几个认识的人,都说我被录取了,但我直到在红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才放心。后来,我知道那一年“老三届”的录取档是240分(总分400分),其他考生是160分,我的成绩在当年黄岩县“老三届”考生中属于前茅。

1977年的高校录取并不是单凭成绩的,而是按3:1先确定备选考生,还有体检和政审。进入备选的考生,就不再按分数高低了,3取1的过程不是拼分数,而是“综合”考虑:政审是一把刀,把考生分为4类,任何理由都可以把你归到第四类“不录取”,听说我是第三类,属“酌情”吧。

我的第一志愿是浙江化工学院,第二志愿是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第三志愿是温州医学院,但都没有录取。1978年3月,各地对77届考生进行了一次扩大招生,主要是一些地方师专。台州师范学校升格为浙师大台州分校(专科),我被录取到物理系,成为现台州学院的第一届学生。

在去黄岩体检中还有个小趣事:同去的椒江考生有人带了一瓶降压片,说椒江人鱼虾吃多了,血压会偏高,让我们每人都吃一片,大家都吃了,结果血压也都不高,现在想想不排除心理暗示的作用吧。

四十年前的那场高考,有多少人怀抱“追逐大学梦想,改变人生命运”而全身心地投入,许多知青点考生把养的猪、鸡,种的菜全都送人,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之势。尽管上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上了大学的也不一定比没上大学的好,但是1977年、1978年的高考确实改变了一部分“老三届”的命运,我们还是由衷地感谢恢复高考。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