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小男孩,大眼睛

2017-07-07 10:24:3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林 立

《雄狮》获得了2016年奥斯卡奖六项提名,在中国,它能收获的肯定,可能没有同样讲述“儿童走失、领养家庭”的《亲爱的》那么多。

影片讲述的是印度小男孩“萨鲁”和哥哥在一个火车站走丢之后的坎坷人生,所有类似故事里会发生的残酷事件,在贫穷人口密集的印度上演得更加触目惊心。

然而故事最抓人心的,我觉得是前半段,即小萨鲁迷失孟加拉、进入收容所、到达澳大利亚领养家庭。后半段更有感触的可能是影院里同样有领养孩子的家长。

我揣测,丢了孩子这样的戏份,更让中国观众痛心。而孩子在领养家庭的心境,特别是被中产阶级领养之后的戏份,影片展开得没有前半段那么生动,除了打开观众的泪腺,很难将情绪推入更大的回味空间。

不得不说,演“萨鲁”的印度小演员真是不得了。我敢说,如果有人不喜欢这个小家伙,那个人一定有某种心理障碍。

他黝黑的皮肤因为悲惨的生活更加脏污,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他变成了天使。这种纯真、机灵、善良的天使状态,根本不是摄影机赋予的,那就是一个走失在印度的小男孩。可是他就是天使,让人看到都不得不停下脚步。

我觉得影片让我最难过的,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偏偏就是没有大人为他停下脚步。唯一的一个女人,也是人口贩子集团的一员。

因为集体的贫穷,糟糕的环境,走过小萨鲁身边的人,人人麻木不堪。

看到这些行走在嘈杂街道上的成年人,我感觉到揪心,比小萨鲁一个人在火车上大喊哥哥、妈妈的名字更痛。

然而这是无法改变的,要知道,那些人只求温饱,自顾不暇。不像那个女人那样谋害小萨鲁,已经算是行善了。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老话就是这么无情而准确。

影片最有意义的,其实是让各国观众都站在小萨鲁的角度,感受什么叫命如飘萍。在那样的社会里,哪怕是一个小天使,最佳的状态就是堕落为一个自顾不暇的大人,只要一念不稳,成为恶魔的一分子是最有吸引力的事。

小男孩除了大眼睛,几次奔跑逃命,也很是让我动容。

看到他玩命奔跑,表情坚毅,我会希望所有不幸的男孩都能像他一样逃离险境。

我一开始甚至在想,片名“雄狮”会不会指的是男孩勇猛果敢、善于奔跑?那样叫“猎豹”更合适啊。没想到片尾揭开了谜底,“雄狮”成了一个极富宿命意味的名字。大家看了便知。

若非改编自真人真事,我真不愿意相信,成为澳大利亚优秀公民的萨鲁,最后竟然凭借一台电脑,一个软件找到了童年的故乡。这概率,大概是影片提供的千万印度走失儿童数据中,绝无仅有的一例找回原生家庭的个体吧。

按影片展现的,他最后能在卫星照片中找到那个千万次出现在梦里的“点”,完全是神之一手,像神话故事里的桥段。

无论如何,他的噩梦在拥抱家乡的老母亲的那一刻,结束了。这种时刻,总是让我忘了这是电影,而由衷赞叹感恩。

拥有自己的男孩之后,影视剧中那些可爱的男孩子,我总会看得面露微笑,有时甚至是傻笑。

孩子明亮的眼神,是父母人生最大的成就。父母若是合格,儿子的眼神不会随着童年的结束而浑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恶,源自父母。

萨鲁是幸运的,我真心希望所有孩子都像他这么幸运。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