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刀锋过处,没有春天

2017-07-28 09:09:1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林 立

《绣春刀》感动我,因为它刻画了武人在乱世求仕途的惨况。晚明时期,阶层极端对立的社会结构中,一个锦衣卫无论手里的刀多快,藏了多少暗器,有多狠,心机不深、脸皮不厚,终究只是吓人的利器而已。

乱世才看得出“义气”的珍贵,卢剑星、沈炼、靳一川三兄弟互相支撑,虽然狼狈不堪,他们因悲惨而真实。黑暗中落魄的男人们攥着刀,眼里射出拼命的寒光,我特别喜欢这样的气质。

《绣春刀2:修罗战场》(以下简称《绣春刀2》延续了这样的气质。有了更雄厚的资金,导演路阳在很多方面得以从“速写”进阶到“工笔”——太监们的服饰、锦衣卫的服饰、各种冷兵器、水墨画风格的场景等全面升级的视觉效果,更好地服务了故事黑暗的主题。

这次的故事,是上一部的前传,张震饰演的沈炼成了男一号。我给《绣春刀2》良好评价,就是因为影片没有为了前传而前传,它让沈炼更加饱满。一个专制时期的杀人特务,他受到的良心拷问、高压控制,都会让他变得更沉默。这种被戾气包裹起来的沉默,人物越饱满,戏剧张力就越大。

沈炼是在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他救了另一位军官陆文昭(张译饰),受陆文昭“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一种活法”的影响,俩人成了锦衣卫。这个特殊的岗位,没有给俩人带来安稳,反而渐行渐远,最后你死我活。

陆文昭成了上司,沈炼成了小弟,表面看两人都已被“人吃人”的潜规则包装一新,但是两者早已不同,区别就在于“野心”。

沈炼的目标就是成为“千户大人”,让一些人怕自己,让自己只怕少数人,走路有底气,生活有保障,业余再欣赏下文人诗词字画,通过那些清高的文字,意淫一下理想主义带来的心理快感。

《绣春刀2》抹去了好人、坏人这幼稚的江湖身份,就像陆文昭质问沈炼时说的那样,谁手里都有几条人命。所以沈炼为了自保,也只能逼死下属兼朋友殷泽。而另一位主角锦衣卫裴纶,一直以恶人面目出镜,没想到他竟然为的是死去的殷泽。

“锦衣卫上下,我只有一个朋友,叫做殷泽。”

裴纶这句话,品味余地很大。我感受到的是,再狠的人,在这个社会都怕了。裴纶在朋友身上找安全感,和沈炼在字画里寻求掩护,是一样的心理需求。陆文昭这样的老官油子,支撑他的同样是自以为牢固的“人情”,只不过他依靠的人更加没有人性。

说到裴纶,多说一句,我特别喜欢他问杨幂饰演的北斋那句话“欸沈炼是不是睡了你啊”。演员雷佳音将这个角色的市侩演得极好,裴纶不是善人,也欺负人、打压人,但他敞亮,鄙夷阴人,重兄弟,典型的排地煞队伍中的梁山好汉。他的粗俗,恶趣味,凡事想得开。可以想象,在这么个世道,谁要是真的成了他的朋友,确实能有几天快活日子过。

而跟着沈炼,就只能看他的臭脸,然后躲到安静的角落独善其身了。

电影找了佛教用语“修罗场”来突出叙事高度。其实每朝每代走到末路时,都是这样杀来杀去杀不出一条出路的景象。在这样的局面下,沈炼比陆文昭更幸福一些,因为早在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时,他就已经对“人情”不抱希望。

这么一想,《绣春刀2》用了不少悬念来支撑故事骨架,但讲到后来就因为沉重而没多大意思。即使是我这样喜欢看绝境中男人做困兽斗的观众,也是想从影片中得到一点心理建设元素的。而影片的结尾,崇祯皇帝登基,魏忠贤完蛋,沈炼获释,这个开放的结局直指第三部电影,却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喘口气的单集结局。

《绣春刀2》挺像笔记小说,人物的对白、心理、性格、命运,都短小精悍、亮点耀眼。但时代灰暗,事件零散。观众经历的多,感慨就多,联想就远。不然就只能看到一个个血腥、无望的场面。

我最深的体会,是“好男不当差”。然而在乱世有好身手的人如何自处、自保,人情应该如何经营才能有一两个可以信任的朋友,看了影片,我的问号更多。

绣春刀过处,没有春天。我很想让导演用我这句话当海报宣传语。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