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江湖里很自由?

2017-10-13 09:32:3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吴世渊

喜欢香港黑社会题材电影,并非认同片中人物的价值观,而是向往他们快意恩仇、忠肝义胆的“潇洒”。

影片里所展现的“江湖”,充满正邪、善恶、忠奸等二元对立。它是一个艺术化的虚拟空间,却往往取材于现实。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公务员贪污腐败问题严重。繁华的城市背后,有着它阴暗的一面。警界出了“5亿探长”吕乐,在任期间建立了一套与黑社会制度相关的贪污机制;“地下世界”出名的有吴锡豪,是一伙贩毒集团的首脑。

这两人的故事,后来被香港导演搬上大银幕,“雷洛探长”和“跛豪”也因此成了类型港片的经典形象。

把经典的角色杂糅在一部电影里,让他们相互作用,产生有趣的剧情,这是近几年电影制作圈的一股风潮。王晶的电影《追龙》赶了趟时髦,雷洛和跛豪同台亮相,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江湖。

这是一个无序的江湖。刘德华饰演的年轻探长雷洛,在屋顶天台上对跟班猪油仔说:“这么小的香港,有这么多的金蛋,现在被那些小混混弄得乱七八糟的。”他想要自己来做主,定了规矩好赚钱。另一边,来自南洋的热血青年伍世豪(甄子丹饰),为一口生计,加入了当地帮派,做一名打手。

王晶在电影里用心地把江湖还原出来。跟随着伍世豪的一组长镜头,展现了九龙城寨作为当时“灰色地带”的众生百态。常有飞机从城寨上方低空掠过,引得年轻人抬头看。这或许是种隐喻:充满机会的时代里,身处底层的人也有登天的野望。

很快,两位主角风云际会,他们结拜成兄弟,一个爬上了华人总探长的位置,一个成了黑道皇帝“跛豪”。两人联手,控制了整个香港的黑白世界。

《追龙》的剧情与人物,在很大程度上沿用了1991年吕良伟版《跛豪》的设定。1974年,香港成立廉政公署,雷洛闻风外逃,伍世豪集团在警方打击下覆灭。两部电影的故事走向大致雷同,但人物刻画却有着很大的差异。吕良伟饰演的跛豪,后期凶狠残忍,又嚣张跋扈,是一个活脱脱的黑帮枭雄形象;而甄子丹所饰演的伍世豪,从一开始顶着卷毛发型出场,到后来驻金拐杖阴鸷着脸,外型虽变了,骨子里依旧是个热血青年——当他的弟弟被英国警督打成植物人后,无论雷洛如何劝阻,他都发誓要杀了对方报仇。时年的香港还归英国管辖,倘若杀死英国公务员,势必会惹上天大的麻烦。伍世豪并没有展现出“黑道教父”权衡利弊的一面,反倒一言不合就开战。他开着挖掘机,把英国人的汽车高高举起,说了一句,“香港是我们的”。

刺激的拳脚打斗与激烈的枪火拼杀,是香港黑社会电影必不可少的元素,这也是讨好观众最直接的方式。《追龙》也不例外,影片高潮部分,当主角拿着散弹枪一阵突突突,反派恶人纷纷倒地身亡时,观众才觉得,哦,故事完满了。

审美文化离不开直接的娱乐性,但仅有娱乐性远远不够,只有当其与文化中某种更根本、更深层的东西融合起来时,才富有价值。黑社会电影在炫目的外表下,其实蕴藏着对秩序的思考。无论是雷洛还是跛豪,他们的行为动机都是在挑战既定的秩序规则,以此来达到他们想要的“自由”。

影片最后,两位主角在楼顶抽烟,眼前的香港夜景依旧美丽,但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当新的时代来临,他们只能黯然退场。基于摆脱秩序而产生的江湖,会因为过度无序而消亡,江湖的存在本身就是个悖论。

康德有一句话:“所谓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江湖里没有自由,在秩序中寻找自由才会获得更大的空间。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