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古城弄潮儿

2018-01-05 09:29:1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陈洪晨

开栏的话

在2018年到来之际,一股“重返18岁”晒照片的热潮风靡朋友圈。原来,过完2017年,最后一批90后也告别少年时代,加入了青年的行列。

放眼望去,曾经稚嫩、令人担忧的80后、90后,大多已成长为优质青年,在校园里、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的新思维与执行力,有的如洪荒之力,有的似春风化雨,猛烈冲击或悄然改变着这个世界。

我们在台州,寻一群有趣青年。

他们有的逆时代洪流而行,毅然拾起行将消失的老手艺;有的开疆拓土,从事老一辈闻所未闻的新兴职业;有的拒绝大城市的诱惑,返乡建设家园;有的为了一个遥远的梦想,不顾旁人的眼神,“傻子”一般地不懈努力着……

如果你是这样的青年,欢迎分享你的故事,我们的邮箱是tzrbzhm@163.com;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有趣青年,不妨留言告诉我们,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是“专副侃”(tzrbzfk1314)。

孩子们在声音交互体验区,用竹筒听口述故事。

五月团队采访竹匠人彭加学。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寻找百工

2016年5月,春意盎然的一天。刚叔驾驶一辆私家车,才认识不久的格叔和弥生坐在后座,三人一路“尬聊”,前往饼印师傅包祖国的家。

这次旅途,格叔负责摄影,还在读大二的弥生担纲采访和主笔,刚叔除了开车,还兼职翻译——天台人弥生的方言,偶尔会让临海人包师傅听不懂。

这个开头有些像公路电影,新老朋友在旅途中袒露心声,共同经历改变和成长。而故事的发展,却变得像一部热血漫画——《临海百工》第一期《一饼一印一印千饼》在“五月May”微信公众平台推出以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小时候喜欢吃糯米油条,现在好像找不到了。”“犹记得爷爷还在时做的风筝、彩色兔儿灯……”网友们感慨万千的同时,宝贵的线索也如雪花片般飞来。

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因为一份相同的情怀,迅速聚集到一起,为之共同努力。这个目标,就是寻找“临海百工”。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五月团队借助网友提供的线索,一边召集志愿者,一边采访、拍摄,利用周末深入临海各个乡镇村落,拼凑一幅临海手工艺地图。

1月1日上午,“临海百工展”作为新开馆临海市博物馆的第一个临时展,在一楼第二临展厅开展。

打铁,弹棉花,棕绷,制秤,箍桶,这些城市里已踪迹难觅、人们听说过却没有仔细了解过的老手艺,在这场诚意满满的展览中,被呈现得立体、丰富和有趣。孩子们穿梭在展板、展架和实物之间,兴奋地摸摸这里,扯扯那里。

格叔站在场地一角,一脸深藏功与名的神态,注视着参观者。“别看孩子们只是跑来跑去,看完展览,这些老物件、老手艺,在他们的内心一定能留下些什么。”

不做异乡人

出生于1984年的格叔,是五月团队的组织者。

他是山西人,2010年从厦门大学新闻系毕业后,旅行中偶遇临海这座小城,这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慢节奏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他。

定居临海老城区以后,他发现,年轻的面孔似乎越来越少。“年轻人去哪了?老去的城市,是不是不再吸引他们了?”

2013年,他与合伙人在永安路打造了一个公共空间,名叫“五月”,有咖啡,有陶艺,还售卖推介临海的文创产品。“我曾在厦门上学,那里的文创产业在全国属顶尖。我想把厦门的城市创新理念落地到临海,做一些能聚集年轻人、时尚好玩的事情。”

本着这一初衷,四年来,格叔以五月工坊为据点,策划了“五月讲述”“临海百工”“临海老城味儿”“临海可以有”等项目,召集志愿者,发挥各自所能,组建摄影、摄像、文字、设计等团队,挖掘临海的好故事、好手艺。

通过一系列寻访,他变得“比临海人更懂临海”。他说,每个人都应该了解自己的家乡,别在故乡活成一个异乡人。

“临海百工”这个项目,并非一帆风顺。“因为一路都是困难,所以回想起来,似乎不觉得困难了。”格叔说。

最初苦于没有线索。第一期手工制饼印的包师傅,是格叔看到一家台州的网店售卖饼印,通过客服要来的联系方式。

后来,志愿者、微信粉丝陆续提供了一些消息,但有的追踪下去,却是条死胡同。“有的师傅已经年迈,无法重现老手艺;有的因为没有市场,已丢弃制作工具。我们担心,记录的脚步跟不上他们。”一路上,时间、资金等难题更不必说。

好在有五月工坊和“五月讲述”的前期积累,前后有200多名志愿者参与这个项目。他们凭着一股韧劲,共同把这件“看似无用的事”坚持下来。

消灭无聊

作为百工项目“开山元老”之一的弥生,本名吴梦莹,出生于1995年,是台州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一名大学生。

因为帮学长的毕业设计想了一个有趣的名字,被认为有文案天赋而推荐给格叔认识,这个说话轻声、眼神中有几许羞涩的姑娘,成为百工项目的第一位写手。

“小时候在奶奶家见过一些老物件,后来都消失了。能再次找到它们,觉得很幸运。”弥生说。

抱着“就当去玩”的想法加入团队,她放弃了周末休息的时间,跟着格叔一次次踏上旅途。目前“五月May”已发布30余种老手艺,其中10多期是由弥生主笔的。

最难忘的是一个周六,一行人为两个新线索兴奋不已。白天到大田新坦村采访了竹匠,傍晚6点,弥生回到学校。短暂的休息过后,他们再出发前往尤溪,通宵拍摄灰青糕的制作过程,直到次日早晨才返回。

“我们做的事很有意义,对我的笔触、视角、眼界也是一种磨炼。”弥生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出生于1994年的颜浙川,逛紫阳街时偶遇五月工坊,随后参与了百工项目。在大学里参加电影学会的他,为原本只有图文的团队新增了影像,让老手艺的记录变得更立体。

这个大男孩回忆,每种食物的拍摄都令他印象深刻。为了保证口感新鲜,制作红糖、馒头、灰青糕等的手艺人,都是凌晨起身。“我希望真实地记录每个画面,只有偶尔需要切机位,才会让手艺人重复一遍。所以他们几点开工,我就几点开拍。”

他还记得,酿蜂蜜需要分多次拍摄,每回去养蜂人家,团队里都有人被蜜蜂蜇;而木刻佛雕,因工程浩大前后拍摄了四个月,很难保证每回都是固定班底,只好谁有空谁去……

为了便于微信上传播,每次拍摄一至两个小时的素材,最后剪辑、后制的成片,只有3至5分钟。虽然辛苦,“看到成片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诸暨人颜浙川,也因为这一段段旅程喜欢上了临海,考虑在此定居。

出生于1996年的郝建国在韩国留学,今年读大三。身在海外,因为一则馋得人直流口水的临海糯米油条的微信推送,他关注了“五月May”。

2017年11月,他看到五月招募志愿者,便投了简历,并通过视频参加面试,展示了自己的专长,最终如愿成为策划助理。

半个月前,学校放寒假,他立即动身回临海,参与策展、布展和文案设计,为百工展的最终呈现出谋划策。

五月团队里,还有许多像他们一样,热情追踪着老手艺的90后。

“有时你会觉得看电影无聊,逛街也无聊。其实,只要愿意迈出一小步,你就会发现生活没那么无聊。”格叔说,他们将继续寻找百工,并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全台州。

他的脑海中还有许多新构想,“临海的方言和街巷,也有许多鲜活的故事可以讲……”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